归唁

不要关注我,我会跳坑到你怀疑人生

[邦信]白日诗

00

“用想象中的粮食度日是诗人的事。”*


01

彼时刘邦正对着花店门口投下的碎光出神,夏日黄昏的光晕裹挟暑气缓缓消散,越过树叶在白色的砖面上铺满斑驳的光影,西方的天空褪去白天冰冷的色彩,渲染了大片胭脂。诚如他无法在满室芬芳中分辨哪一簇是韩信偏爱那种,他也无法在睡意上涌的现在从满腹词藻中挑出适合现状的一个。

在这个美好的地点,美好的背景下,倘若一心目视前方而匆匆迈过那片橙色的海洋,未免太过可惜。

刘邦就是这么一个捎带点文艺色彩的青年。

然而他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走出门去看那片海。

当温暖与惬意相辅相成,相继阻碍大脑的运转,睡意心安理得占据意识,他缓缓闭上了眼。

对,他睡着了。

文艺青年也是会犯困的。



02

韩信从后门搬出水桶见到的就是青年缩在躺椅中昏昏欲睡的场景,猛然间有了种看见刘邦躺在这里一直到老的恶寒。他悄声放下水桶在旁边的小几上捡了块饼干塞进嘴里,余光瞄见刘邦放在膝上的稿纸,他拍净碎屑捞了起来,而后是意料之中的空空荡荡。

“没救了。”

他默默想着,几乎能预见张良崩溃的脸。

窸窣声响,刘邦不知道什么时候眯起眼睛,面上犹带睡意但眼底幽幽映出暖黄色的光影,跳跃闪烁,似乎是在盯着他手里的稿纸,韩信见状歉疚地将白纸递给他。

“吵醒你了?”

刘邦没做声,却也没去接,半晌伸手越过那叠纸勾住韩信的领口,施力下拉,在韩信弯腰的同时昂首印上了那对喋喋不休的唇瓣。

他尝到了韩信嘴里奶油的甜味,和着窗外逐渐坠落的火轮逐步侵蚀理智,在韩信皱起眉头推开他后肚子适时发出饥饿讯号。

他觉得很饿。

“饿了。”刘邦如实说着,声音带着困倦的慵懒和不明沙哑,又捡起块饼干送进韩信嘴里。

“回去吃饭吧。”



03

——不同意,没戏,滚。——看见门口的那颗树了吗,它直得就像另一个我。

在刘邦本月第四次被韩信拒绝,他摸摸自己的鼻梁将手里的情诗揉成一团随意丢在柜台上——反正下一次他又会写出新的来,而且保证内容以及内涵比这篇更深沉和丰富。

“你不嫌累我还累,让让,别挡在门口。”

不是每个男人都有定力面对同性把明显是用来泡妹子的方式放在自己身上,何况这个月才过去一周,然而打也打了,明令禁止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差在门上贴写刘邦与X不得入内,偏偏有人的毅力着实让人佩服。韩信闲时不由得思考是多丧尽天良的游戏惩罚才能让刘邦这个人坚持不懈地驻守在自己店门口,这么出色的男人身边理应环绕的是身姿窈窕妆容精致的女人,现在却不得不在自己门口高呼凄凄惨惨戚戚,惩罚者想必恨极了他。

说不定就是因为抢走人家女朋友遭了报复。韩信得出这么个结论又被自己逗的笑了出来,想着那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笑起来不知勾走多少小姑娘的魂儿,这个结论愈发笃定了。

他也曾翻过刘邦留在店里的情诗,文中不像本人一样轻佻肉麻,反而一片平和,却又在内里有着无尽深情。

韩信不知道自己当时脸红没有。



04

韩信踹了踹他的小腿,经过刘邦的滤镜和四舍五入的概念,这几乎就称得上是肌肤之亲,再往细里说就是鱼水之欢。

这种滤镜和四舍五入如果真的有下载方式那必定是犯法的。

青春期男孩子的脑子里总会有各种各样令人脸红心跳的想法,一旦成年了总要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奔波,无情耗掉了大把想入非非的时间。然而当刘邦一看到韩信,什么柴米油盐左邻右舍事务繁重一溜烟飘得没影,剩下的就是韩信,韩信,韩信。

韩信的笑。
以及。
韩信的腰。

仿佛回归了青春期看见心仪已久的对象时心脏仓皇跳跃在千言万语汇成的海洋里。

和满脑子用各个角度和方式细致描述的生理教程。
我们也可以叫A片。



05

还没在一起时刘邦不知抽了哪根筋只是扬言要追求他,随后铺天盖地的情书一封接一封地送到了韩信面前,韩信指骨掰得脆响,二话不说教了刘邦爸爸两个字怎么写。

然后韩信信誓旦旦的指着花店门口的树立了flag,刘邦捂着肿的老高的腮帮子苦哈哈地看着。



06

当天夜里,三伏的天极给面子的下了场雷阵雨。

风大得很。

那棵树倒了。

拦腰截断,凄惨得仿佛在回应韩信不堪一击的誓言。









改一改…应该还没完。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