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唁

不要关注我,我会跳坑到你怀疑人生

[第五人格](全员向)能不能好好聊天




【爆竹大户】

今早是不是班恩值班?我听到他又撞在门框上了。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是。

【旁友,拆迁办了解一下】

杰克先生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呢。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因为今天班恩先生想要像往常一样把角拔出来的时候没想到今天撞的意外结实,不小心用力过猛撞坏了对面杰克先生的门。

【放生主义接班人】

哇哦~

【旁友,拆迁办了解一下】

艾米莉你语气里的荡漾要掩饰不住了~

【艾玛回来吃饭了】

艾玛你也稍微掩饰一下啊……

【你需要一发共产主义炮弹的洗礼】

之后呢之后呢~?

【我这就去就救你】

你们在激动什么……

【旁友,拆迁办了解一下】

杰克先生那时候起床了吗?戴面具了吗?穿衣服了吗?

【艾玛回来吃饭了】

艾玛……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几位淑女,这种问题可有违你们的矜持啊。

【爆竹大户】

哈哈,你又在扯那些虚伪的风度了!几个女孩子的小问题就把你问到词穷了?真是没用!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考虑女性的形象是基本礼貌,你无礼的态度已经从言语中体现出来了,竟然还能毫无自觉的生存下去。

【门框什么时候能扩建】

不要一早就开始吵啊。杰克,今天早上很抱歉,门我会帮你修好的。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没关系。

【你椅子上我走位】

又是班恩先生来劝架呢。

【你需要一发共产主义炮弹的洗礼】

早安奈布,已经会使用通讯软件了吗?

【放生主义接班人】

早安奈布!我想问问上次给你的药效果怎么样?我好及时进行改良!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改良……?

【飞一样的感觉】

想起之前用过的擦伤药感觉胯下一凉……

【看见这个手电筒了吗】

胯下???

【猜猜我是谁】

胯下???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胯下???

【艾玛回来吃饭了】

杰克你一个大长腿跟什么队形。

【猜猜我是谁】

大长腿也有翻窗困难的时候。

【你需要一发共产主义炮弹的洗礼】

此刻,杰克先生想起被门框支配的恐惧。

【三米六大长腿】

呵。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

【旁友,拆迁办了解一下】

杰克先生似乎是翻窗最慢的那个?

【门框什么时候能扩建】

好像是。

【猜猜我是谁】

毕竟会隐身速度快,翻窗要是还简单就太bug了。

【看见这个手电筒了吗】

别难受了,被削之前你也是个王者。

【旁友,拆迁办了解一下】

挽尊,罗伊不哭,站起来撸。

【艾玛回来吃饭了】

艾玛,你是女孩子……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今天的厂长也发出了老父亲的关怀。

【爆竹大户】

中看不中用,哈哈哈哈哈!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

【三无人员办证处】

杰克先生扛着他的四十尺长的爪子往裘克先生屋子里去了。

【你需要一发共产主义炮弹的洗礼】

点蜡,他们这么总这么针锋相对不会累吗?

【旁友,拆迁办了解一下】

裘克先生总能准确的抓住杰克先生的每一个点滴并嘲讽呢,真是意外的关心呢。

【看见这个手电筒了吗】

直觉告诉我接下来的发展可能会很奇怪,我还是先离开好了,回见。

【放生主义接班人】

我也要去参赛了,奈布回来记得让他告诉我药物反应。

【飞一样的感觉】

希望他永远不要告诉你……

【放生主义接班人】

那也希望你永远不要受伤,否则未完成的药品有什么副作用我可不保证哦。

【飞一样的感觉】

……

【三无人员办证处】

想哭吗?敢哭吗?

【飞一样的感觉】

……

【飞一样的感觉】

我还是去参赛好了,再见。

【猜猜我是谁】

可怜的新人,连金字塔最顶端的是谁都不知道。

【你椅子上我走位】

早安玛尔塔,昨天特蕾西教了我一些基本操作,但还不是很熟练。

【你需要一发共产主义炮弹的洗礼】

……

【你需要一发共产主义炮弹的洗礼】

从你的手速上我确实看出来了……









――――――――

成员名片

你椅子上我走位-佣兵
旁友,拆迁办了解一下-园丁
放生主义接班人-医生
爆竹大户-小丑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冒险家
艾玛回来吃饭了-厂长
你需要一发共产主义炮弹的洗礼-空军
谁有电池救济一下-机械师
猜猜我是谁-魔术师
三无人员办证处-幸运儿
飞一样的感觉-前锋
看见这个手电筒了吗-慈善家
我这就去就救你-律师
我这一爪子下去你可能会死-杰克
门框什么时候能扩建-鹿头
你说什么我看不见-盲女
三米六大长腿-蜘蛛

cp向还没纠结好所以一个标签也没有打,杂食党选择起来真的很困难啊……

裘克和杰克的互怼真的很有趣,厂长园丁亲情向私设,佣兵对密码机的苦手干脆夸张一点延伸到了打字慢上,目前私设就这么多,想到什么再补。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