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唁

不要关注我,我会跳坑到你怀疑人生

【阴阳师/酒茨/晴博/白黑/…】剧情之外(1?)

*OOC
*现代化,设定剧情为拍戏
*有的cp还没站定所以TAG没打全

被黑暗包裹的空气弥漫危险的味道,蓝白狩衣的男人瞳孔中倒映出面前和自己相似却完全不同的面孔。
“就算你想阻止我,也是没有用的,哈哈哈哈哈……”
张扬狂妄的声音逐步侵蚀这个空间,随后跟着主人的消失碎裂崩塌,折扇敲击掌心的声音空荡回响在醒来的梦境里。

“卡!”
场记板交碰的清脆声音打破寂静,刚才还镇定自若的大阴阳师腿一软啪叽一声坐到地上开始揉自己已经毫无知觉的小腿。
“好不容易过了…黑晴明你怎么回事!明明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镜头居然NG了不下二十次,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在晴明倒下那一瞬冲上来帮忙的源博雅对在布景后躺尸的黑晴明抱怨,这句话的对象正宛如软体动物一般躲在烟雾状的布景后翻滚,闻言斜睨了他一眼冷冷哼笑了两声。
“穿着皮带装的你真的不是故意出现在晴明面前吗。”

“也许他的迷之笑点就和他的审美一样让人无法理解。”导演这么解释着,简单交代了明天的拍摄随后招了招手示意收工,雪女端着化妆包跑上台子去给黑晴明卸妆。

终于在源博雅的帮忙下缓解了行走问题的晴明微笑着对来帮忙卸妆的白狼表示感谢,然后收起台下的剧本扔给黑晴明,“我和博雅晚上要出去吃,你来吗?”
——鬼才要去当你们的电灯泡。这么腹诽着黑晴明连话都懒得和这个白皮黑馅的哥哥说话,干脆摆摆手任由雪女把化妆棉糊在自己脸上。
索性晴明也真的没有让他一同去的意思,告了别之后便拉着博雅一起走出场地,他的妆比黑晴明好收拾得很,不像某人几乎能把紫色眼影用到底。

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家的黑晴明对着他们俩的背影比了个中指。

“说起来,您的笑点还真是奇怪呢。”八百比丘尼帮着把灯灭了,走过来对他表达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因为后面需要放声大笑而感到莫名喜感所以每次一笑就停不下来这种原因…”
“只不过是见到他那张道貌岸然的脸就忍不住而已。”捻开脸上一塌糊涂的妆,被雪女警告再乱动就把化妆棉塞进他嘴里,黑晴明不明所以的皱皱眉头,脸上满是烦躁。
“天知道他每天晚上是怎么欺负我亲爱的嫂子的,害我不得不几乎天天画上烟熏妆才能遮盖黑眼圈。”

——难道你不是乐在其中吗?
从学生时代就深知他诡异爱好的雪女选择闭口不言。




试着写写,没有刀只有糖,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