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唁

不要关注我,我会跳坑到你怀疑人生

【阴阳师/晴博/酒茨/剧情之外[2]】

*OOC
*有酒茨出没







因为拒绝自己一个人回家,黑晴明索性和雪女一同在外面的摊子上随便吃了东西。

“多谢款待。”优雅的放下筷子,雪女取过一旁的纸,淡色口红断断续续印在上面,黑晴明暼了一眼桌上堆叠的碗起身去结账,风中飘过他听不清的碎碎念。

把纸扔进垃圾桶之后雪女盯着碗里的汤汁出神,思考今晚的宵夜是烧烤还是零食,耳边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抬起头。

“晚上好。”穿着制服的女生对她礼貌问好,腰间的金鱼挂坠一晃一晃。

这个女生她还算眼熟,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妹控到像源博雅一样。

——我只有一个妹妹,如果不允许让神乐来演的话我会放弃这个角色。

剧场里不能提的问题之一,恋人和妹妹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这个问题对妹控来说简直就像问茨木童子觉醒前的酒吞和觉醒后的酒吞哪个更好一样难以抉择。

雪女摸摸她的头,“要吃点什么吗,黑晴明结账。”

“已经吃好了。”神乐对她眨眨眼睛,指向和黑晴明一同出来的两个人。

——红发明显得耀眼。

“比起你这种不靠谱的家伙,晴明还是稍微有点看人的眼光的。”鬼王咧开嘴毫不留情的给予嘲讽,走过来对雪女点了个头算是招呼,那厢黑晴明施施然踱过来对他的话不予置理,“你一个人出来?”

“他去买东西了。”

话落有人在后面喊了声挚友,茨木跑过来把装满零食的袋子递给神乐,提醒她晚上少吃,白发金瞳的青年在霓虹灯照耀下的轮廓显得分外柔和。

“意外地擅长呢。”雪女这么评价,礼貌地告别后坐上了回家的车。

“她说什么?”看到有人离开茨木条件反射地挥挥手,转头茫然地问酒吞。

“不知道。”酒吞双手插兜不甚在意,神乐乖巧地跑到黑晴明身边,对他比了个拇指,酒吞忍不住笑出来。

“那就麻烦你把她带回去了。”

“能拒绝吗。”

“呵。”

酒吞没多做无谓解释,向着和黑晴明家相反的方向前行几步回头示意茨木跟上,留下妆面独特疑似拐卖孩子的怪叔叔和无知的失足少女相顾无言。

除去拍戏的交流两人也很少认真说上话,很大原因是源博雅强烈抵制两人的独处时间,一方面是担心黑晴明的崩坏审美会带坏自己妹妹,另一方面,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讲,黑晴明都不像是个会照顾人的角色。

回到家晴明和源博雅还没回来,黑晴明踩上拖鞋在自己房门前转了个圈儿直直奔着另一个房间去了。

“你去晴明的房间做什么?”

他顶着神乐投来的目光没带犹豫地推开门,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偷安全套。”

他理直气壮的说。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