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唁

不要关注我,我会跳坑到你怀疑人生

[阴阳师]剧情之外[3]

*OOC
*萤觉萤
*…纠结于是黑晴狗还是狗子川,最后还是选了后者

萤草,场外指导人员,一手包办所有打戏镜头,剧场输出一姐。

人生信条,DPS,八卦,觉。

她踩着干净的松糕鞋迈出电梯,蓝白相间的裙摆下能看到白净的小腿,缀在衣角的铃铛清脆作响,和外貌一样清纯可爱。

也仅限于外貌。

推开会议室的门,里面空气安静沉闷,晴明低头摆弄手机,源博雅靠在他肩头昏昏欲睡,萤草凭着自己引以为傲的视力敏锐发现他脖颈处在阴影遮掩下的点点红痕。

噫——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黑晴明懒洋洋地瘫在椅子上挺尸,一副将亡未亡的模样,八百比丘尼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她微笑示意,酒吞把果汁推给埋头狼吞虎咽的茨木,荒川和大天狗占据一角自顾自地刷新娱乐新闻,最里面的导演一脸苦大仇深地目视前方。

看起来耳濡目染这么久,还是不能适应给佬气息呢。

她这么想着,踮起脚尖迅速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给觉发了消息,对方秒回了她一个表情。

“自己回家,没空去接你。”

小觉真是的——她撅起嘴满脸失望,还没等发下一条消息,导演已经盯着手表敲了敲桌子。

“时间到了,开会。”

气氛总算稍微活络了起来点,但也只有衣服摩擦的声音充斥到深处角落,除此之外并无变化。大概是因为都不是话多的人吧,萤草想。

大天狗收起手机毫不客气的把荒川面前的剧本向自己的方向拉了拉,荒川皱了皱眉头斜睨一眼。

“啧。”

哎呀呀,给佬的味道。萤草把脸藏在剧本后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导演干脆把文件立在桌上完全盖住自己生无可恋的表情。

“今天要说的是——”
“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门被冒冒失失地推开,鬼使黑匆匆拉着鬼使白冲进来,选择性无视导演浮起青筋的手。

“……继续,我要说的是——”
“哥哥你快点,已经开始了!”
“…啊童女你等等!”

童女拉着她哥哥的手跑进来。

——虐待未成年人是犯法的。他这么安抚自己。

“是关于——”
“抱歉来晚了。”

雪女踩着高跟鞋面无表情地走进来,衣裙飘袂既高且冷,鞋跟叩击瓷面的声音仿佛导演最后一条脆弱的神经。

真可怜呐。她眨眨眼盯着导演手指里已经被捏得满是褶皱的剧本,黑晴明似乎还嫌不够一样开了口,“痴呆患者是撕纸,不是捏。”

……晴明警告地瞪了他一眼,导演哆哆嗦嗦地捂住胃脸色泛青,黑晴明弯起唇角到底是闭了嘴,可那弧度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虽然他笑起来一直是这个样子,但这次总能在里面读出点其他意味。

疑似幸灾乐祸。

“因为这一章初期耽误了不少时间……”

黑晴明冷笑。

“总之无论如何要加快后期拍摄。”

茨木盯着导演射过来的凌厉目光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头慢慢往酒吞那里靠,酒吞用更凌厉杀必死的目光怼回去,意思他大爷的媳妇困了,声音小点。导演扫视周围,大天狗好整以暇地抱臂看戏,荒川一副什么也不想管的模样,童男童女还是孩子,雪女这尊大神更是请不动,最后只有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源博雅。

好在源博雅还算厚道,掩唇低咳示意认真听。

“嗓子怎么哑了?”黑晴明似笑非笑,“难不成是昨晚喊得太久了?”

“……源博雅把你踩在桌子上的脚拿下去!有话好好说别打架!……童女你别加油了!!”

开完会晴明叫住黑晴明,萤草放慢了脚步。

“我只是在努力争取安静的睡眠时间。”

她听见黑晴明低笑几声意味不明地说。

看起来是家庭纠纷呢,不过也是必然的吧。她蹦下楼梯,不出意外地看到粉色头发的少女满脸不耐地坐在摩托车上等她。

“小觉果然最好了——”
“烦死了…下次你自己回去。”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