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唁

不要关注我,我会跳坑到你怀疑人生

【阴阳师/剧情之外[4]】

*OOC



荒川在迷蒙中听见被褥摩擦的声音,他翻了个身,不知道牵扯到哪里闷哼一声,声音带着困倦独有的慵懒,露在被子外面的皮肤上印着深浅不一的痕迹。

暮光沿窗帘边缘的缝隙跳跃进来,细碎打在地板和被面上,窄窄几条金色光线,虽细却也强烈。

一片好景。

大天狗停下扣纽扣的手目光在他裸露出来的部位上逡巡许久才恋恋不舍地帮他拉了拉被子,温热手掌摩挲着他的脸低声安抚,“今天没什么事,你再睡会。”

荒川没再出声,睫毛在微光的投射下连最小幅度的颤动都没有,呼吸声绵长微不可闻,就在大天狗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低低的应了一声。

早就习惯对方不多话的态度,大天狗起身离开了屋子,直到门锁扣合的声音响起,荒川懒懒地将被子盖过头顶进入新一轮的补眠中。

悠闲的时光被打扰,大天狗不得不承认心底有点微妙的不满,虽然他和荒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默中流逝,但他往往也乐在其中。

黑晴明曾称他们是典型的老年人相处模式。

“吃早饭吗?”

黑晴明一边扣着安全带一边问,脸上足能易容的妆似乎也因为心情很好而没那么突兀了,纸袋里的馅饼滋滋冒着路边小摊的劣质食用油,在被拒绝后他毫不在意地咬了一口,食物香气感染车里的空气。

“怎么突然决定要搬出来?”

黑晴明嚼着东西口齿不清,“明知故问不是你的风格。”

大天狗忍不住低低笑了出来。

“比起这个,”黑晴明低头在包装袋里翻找果汁,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他,“食梦貘的抽签结果你看到了吗?”

他感到车猛地晃悠的一下,水瓶脱手而出,后面的鸣笛声瞬间刺破耳膜。

“……还没有。”

大天狗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黑晴明甚至有点开始同情这个向来以高冷著称的后辈。

“因为食梦貘这个演出服的特殊性,你知道的,很多人拒绝抽签。”
“所以可能还需要上次来扮演的人继续。”

杏发青年僵硬半晌痛苦地呻吟一声,如果不是有安全带想必会瘫软到座位下面。

——不,他还在开车。

担忧自己人身安全的黑晴明心有余悸的拍拍他肩膀,安慰道,“……距离食梦貘出场还有两章,至少你能在这期间做点什么。”

出乎意料的,开始的冲击过后大天狗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绝望。

“……至少能稍微取悦一下荒川。”

老子一脚踢翻这碗狗粮。他表情凝固盯着手里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的馅饼,突然没了胃口。


童男,分明也是个未成年人却要照顾比自己还小的妹妹,由于周围环境及各种原因造成了现在早熟的样子。

“衣服整理好,待会见到各位前辈的时候不要大声吵闹……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他无可奈何地摸了摸妹妹的头,童女回过神一把抱住他的手臂讲着昨天遇到的有趣事情,显然一副状况外的样子,他弯起眼睛温柔地笑着应和。

——是时候和源博雅交流妹控的境界了。

“啊……酒吞前辈。”

他恭敬地对转角的红发男子点头示意,凭心论他是很尊敬这位前辈的,不仅是因为他的演技,还有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度。

说来好听是王者气度,不好听就是黑道老大两手插兜踢开你家门板然后大吼一声收保护费——的模样。

“在等人?”

“啊,茨木那家伙忘记那剧本了。”酒吞拧着眉头满脸不耐,“居然要麻烦本大爷这么早过来,看来还是精力太旺盛了。”

他拉住想问什么的精力的童女毫不拖泥带水的往戏场里走,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在打完招呼就迅速离开。

难道未成年人不应该得到保护吗?!你们这些大人就不能收敛点吗!!

他在心里咆哮。

今天的童男也依旧为妹妹的教育而担心着呢。






不知道写得什么瘠薄玩意。

评论(2)

热度(63)